库博足彩

詩風劍氣憶高標

發布日期:2019-05-10 信息來源:字號:[]

  

徐于斌

 

宋金城先生,詩人,太極專家。191210月出生于江蘇鹽城大縱湖北宋莊。原名宋忠杰,號三味、縱湖劍叟,別號劍客詩魂。幼小啟蒙于私塾,聰明好學。1926年秋就讀于鄉賢、民主革命人士宋澤夫先生創辦的亭湖初中,深受新思潮影響,一邊勤奮讀書,一邊參加學生運動。據先生當年亭湖初中的同學羅成培回憶,經常在圖書館看到先生“伏案研讀”“甚訝其勤且奮也”。1929年夏,先生考入上海江灣勞動大學中學部,求學期間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。1931年夏,在上海滬中區團委做發行和士兵工作,后任江灣區團委委員,其間以學生身份參與過上海左聯活動。1933年春加入中國共產黨后,先在鹽城西區一帶進行革命活動,后到杭州一帶從事地下工作。建國前任鹽城縣政府秘書、副縣長、縣委委員等職。新中國成立初期,任鹽城專署中級人民法院副院長、院長和專署主任秘書、江蘇省物資局辦公室主任、省律師協會秘書長等職。1959年被錯劃為“右派”,下放至淮陰泗洪農場勞動;文革中,屢遭迫害,1971年被迫回到大縱湖。先后蒙冤20載。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后,經組織認定,1979年平反昭雪,恢復黨齡工齡。1980年夏復出,擔任政協鹽城縣委員會主席。19844月離休,享受地廳級待遇。19953月在鹽辭世。

先生一生歷經坎坷,風骨彌堅,虛懷若谷,德高望重。晚年恢復工作以后,致力弘揚傳統文化,親自倡導成立湖海詩畫社(后復名湖海藝文社)、木蘭劍社等社會文化團體,憑藉自己的學識、胸襟、魄力,有力推動了改革開放初期鹽城文化的復興與發展,贏得省內外詩詞界、武術界無數同輩與后生的由衷崇敬。生前受聘為江蘇省詩詞協會顧問、鹽城市湖海藝文社名譽社長、鹽城市武術氣功協會顧問、鹽城市木蘭劍社顧問,被評為“全國健康老人”。

我有幸得識先生,是在1981年。其時,先生正在籌備湖海詩畫社,我剛從學校畢業不久,分配在市二中做語文教師。先生讓我參與一些整理詩稿的案頭工作。幾乎同時,先生開始教導我學習詩和劍。往事歷歷,師恩難忘,時間雖遠,認知清澈。深感從先生那兒學到的,不僅是有關太極拳劍與詩詞寫作方面的技藝與知識,更主要的是領略了先生的人格胸襟、精神風范。

有膽有識,開鹽城文化風氣之先

1981年秋,先生發起,與周夢莊先生(時任鹽城縣政協副主席)、嚴鋒先生(時任《鹽阜大眾報》副總編)等諸位鹽城文化前輩,一起籌備成立“鹽城湖海詩畫社”。名為“湖海”,旨在繼承“將軍詩人”陳毅抗戰期間在鹽城倡導成立的“湖海藝文社”光榮傳統。詩畫社以創作傳統詩詞為主,兼及書法、國畫、篆刻。1982年春,先生在鹽主持召開成立大會,北京劉瑞龍、周一萍、陳昊蘇,上海唐碧澄、李學廣等全國十多個省市老領導、專家學者和詩人詞家寄詩、來函,“湖海集同道,重締翰墨緣”,一時盛況空前。其時,歷經十年浩劫的中華大地,春風雖至,余寒猶在,一部分人的思想猶未擺脫“左”的桎梏。先生此舉,對于百廢待興的鹽城文壇,不啻開山啟林。而且,從全國來看,時間上早于中華詩詞學會五年,遑論其他地方詩社。1987年中華詩詞學會在北京成立,湖海藝文社榮為發起單位之一,誠先生之功也!同時,先生不辭辛勞,廣泛傳授太極拳、劍,在市民晨練場所或學習班上,親自講授王宗岳《太極拳論》,讓太極文化在鹽城逐步普及推廣開來。1988年先生親自倡導成立木蘭劍社,帶動一批人演練、傳習傳統武術套路,產生了廣泛的社會影響。

虛懷若谷,培養后進不遺余力

先生晚年從工作崗位退下來以后,以高度的社會責任心,傾力傳播傳統文化,循循善誘,誨人不倦,尤其善于發現和培養后進,在詩詞和太極兩方面為鹽城培養了一批中青年人才,為地方文化發展發揮了積極作用。現任鹽城市木蘭劍社和鹽城市武術協會的主要骨干,大多受過先生的教導和培養。尤為難能可貴的是,先生具有“但開風氣不為師”的胸襟氣度,指點引導中青年不斷精進,親自督促、推介跟從他學習的“學生”另拜“名家”為師,向更高處攀登。先生推薦跟隨他學習太極拳的嚴靜、薛薔等人拜武術家黃萬祥先生為師。其間,先生還多次自費邀請黃萬祥等武術家蒞鹽傳授技藝,并命余師從周夢莊先生學習詞學。當時,在先生親自安排的簡約儀式上,鹽城文化界德高望重的老領導、湖海藝文社社長周乃成、常務副社長嚴鋒和周師夢莊先生等在座,諸賢老談笑風生、其樂融融的情形,至為難忘。

淡泊堅韌,順境逆境從容自適

先生修身立德堪為后人典范。個人以為,其人格魅力,折射出那一代人的獨有特征:自小受儒家文化熏陶,奠定人格根基;青年時代,抱負救民水火、振興中華的真誠理想;道路迍邅之時,意志堅韌,剛毅豁達。先生早年參加革命,出生入死,后來沉冤不白20年之久,堅持太極強身,詩詞寄情,把原本困窘苦難的日子,演繹出“烏紗摘去此身輕”“毀譽由人我不聞”(宋老詩句)的人生境界。晚年復職,“兼濟天下”,主持一縣政協工作,積極為改革開放鼓與呼,助力城鄉經濟建設,倡導復興傳統文化,創辦社團,興修縣志。離休以后,詩劍娛情,樂觀慈祥;培養后生,有教無類,生活安排得既豐富多彩又從容淡定,贏得一片晚霞紅滿天。

先生生前著有《三味詩詞》《三味詩話》《太極拳三十年記》《王崇岳<太極拳論>講稿》等專輯,可惜或為手抄、或為油印、鉛印,均未公開出版。這不僅與先生的社會貢獻不相對稱,也是鹽城文化的一個遺憾。我們匯編宋金城先生的遺稿,出版《詩劍集——宋金城先生著作全編》。個人以為,于公于私,是為有益的紀念!

本書將先生四種著述整理合編,并保留其原有風貌。名之曰“詩劍集”,旨在涵蓋先生詩詞與太極兩方面的造詣。先生其詩,一任自然,語淺情深。他好古而不泥古,深得唐宋絕句小令之神韻;他入時而不趨時,以新生活新詞匯入格律,清淡雋永,空靈飄逸。先生太極拳理論源于實踐,修養深厚,《太極拳三十年記》《王崇岳<太極拳論>講稿》,文筆輕靈瀟灑,透出“詩魂劍客寄行蹤”的風云氣度,探玄理于招式,寓洞見于敘事,談拳論道,令人如坐春風。(作者系库博足彩學習文史委員會主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