库博足彩

鹽城古城廂的變遷

發布日期:2019-06-18 信息來源:字號:[]

  

朱義剛

 

每到南京、西安這些歷史悠久、城墻保存完好的城市,心里總在想:咱鹽城如果將古城墻保留下來該多好,鹽城什么時候開始修建城墻的呢,最早的縣城是不是就在現在的古瓢城位置,古瓢城為何一開始沒開南門……帶著這些大大小小的問題,我推開了一扇歷史的大門——

東漢:沙井頭為鹽瀆縣城中心

時光倒回到東漢熹平元年,即公元172年。

浙江富陽一位英武青年孫堅,因平亂有功,被揚州刺史推薦到鹽瀆縣擔任縣丞。當孫堅躊躇滿志地來到黃海之濱,只見幾百戶鹽民、漁民、農戶聚居在一起,那時的鹽瀆縣尚未有城墻,縣城周邊運鹽的小河四通八達,小河邊是一座座大大小小的鹽灶,遠處的鹽蒿在灶火的映襯下,顯得更加鮮艷奪目。

從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沙井頭出土的大量東漢時期的陶井、瓦井、磚井、鐵鍋、鐵鼎、鐵匕、鐵犁、鐵斧、陶器、瓷器等生產生活用品,以及帶有“射陽丞印”“祝其亭璽”字樣的封泥來看,大致可以斷定當時的鹽瀆縣城中心就在沙井頭一帶,此處在東漢時期已經是一個人煙稠密、鹽鐵興旺、漁農繁榮的城鎮了。

唐朝:縣城居住分散尚無城墻

東晉義熙年間(405418),朝廷撤銷射陽、鹽瀆兩縣,分其地設鹽城、東城、左鄉、山陽4縣,鹽城始得其名。此后的南北朝時期,一直沿用鹽城縣名。直到隋朝末年,鹽城一帶農民起義領袖韋徹占據鹽城,并在鹽城南門(鹽城中學北校區校園內)修筑王宮,建立射州,將鹽城分為射陽、新安、安樂3縣。唐朝開國皇帝李淵招降韋徹后,于武德七年(624)廢除射州,復并3縣為鹽城縣,并于韋徹病逝后下令拆除韋徹的“王宮”,在宮殿原址上修建了一座大寺廟,賜名為“護國永寧禪寺”,意為在此處供奉神靈,保佑唐朝江山永久安寧,不得再有造反者出現。

由于從東晉、南北朝到隋、唐這數百年間,鹽城縣行政區劃反復調整,因此縣城居民分布較為分散,加之洪澇災害頻發,海水經常倒灌,當時尚未筑城墻。從人民北路、迎賓北路等地出土的大量唐代文物來看,唐代鹽城縣治的中心大約在今天的毓龍路以北、新洋港(古稱洋河)以南地區。

北宋:開挖串場河促縣城南移

北宋年間,唐朝修筑的“常豐堰”年久失修,海潮經常入侵,百姓流離失所。天圣二年(1024),興化縣令范仲淹征集4萬民眾重修捍海堰,經4年之久終于修筑完成。范公堤修筑好后,在堤下留下了一條與范公堤平行的“復堆河”,這就是連接沿途大小鹽場的“串場河”。串場河從鹽城城南、城西繞城而過,促進了鹽城經濟的快速發展,川流不息的運鹽船只在鹽城城南停靠休息、補充糧草、辦理鹽稅、交易貨物,促進了鹽城魚市口一帶最早的繁榮,縣城人口自北宋起慢慢向南集聚,逐河而居,到南宋時縣城的中心已經遷移到現在的古瓢城位置。

縣城南移后,永寧寺所處的位置由“城南”變成了“城北”,沙井頭一帶更由“城中”變成了“城外”。由于沙井頭一帶人煙逐漸稀少,過往行人飲水不便,官府便在此處打了一口大的甜水井,方便過往行人和附近居民。因此處土質含沙量很大,久而久之,人們便稱此井為沙井;而此處正是從北方進入縣城的頭一站,于是人們慢慢就將此地稱為“沙井頭”,一直沿稱到現在。

南宋:鹽業興盛三次修筑土城

經濟的快速發展,推進了城廂建設,南宋紹興年間(11311162),鹽城開始修筑土城。但是,由于南宋初年鹽城一直處于兵荒馬亂之中,頻繁的戰爭導致土城建了又破、破了又修,紹興乾道年間,鹽城三次修筑土城,經歷了太多的風雨坎坷。據《永寧寺志》記載,南宋建炎三年(1129)正月,宋將韓世忠率部與金兵作戰潰于沭陽,退至鹽城,韓世忠、梁紅玉夫婦入駐永寧寺,在永寧寺設中軍帳,招募士兵,操練軍隊;建炎四年(1130),岳飛揮師進援楚州(淮安),先后四次來永寧寺探訪方丈云隱法師,與云隱法師共商抗金大計;紹興三十一年(1161)九月,金人完顏亮大舉入侵鹽城,鹽城官兵與金軍激烈作戰。

南宋滅亡后,元朝統治中國近百年,民族矛盾、階級矛盾日益激化。元至正十三年(1353),大豐鹽民起義領袖張士誠揭竿而起,率領鹽民反抗元朝統治,與元軍進行了大小數十次戰爭,鹽城土城墻又一次遭到了嚴重破壞。據明萬歷《鹽城縣志》記載,鹽城土城墻于“元至正十五年,知縣秦曹經重修,然尚土城也”。

明朝:為抵倭寇改土城為磚城

明朝兩淮鹽業發展達到了極盛,引起了日本倭寇的覬覦。據史料記載,明嘉靖年間,倭寇多次入侵鹽城,其中一次沖擊鹽城北城門,城上箭鏃競發,頭領中箭而逃。由此可見,明朝抵御倭寇入侵是官府和民間的一件大事。

明永樂十六年(1418),備倭指揮楊清、守御千戶馮善重修城池,改土城為磚城,并新建月城和東、西、北三座城門,形成了“瓢城”的城池形狀。據《鹽城縣志》記載:“磚城城墻高、寬均為23尺,周長767丈。城池東西長2108丈,南北長290丈。城頭上設有城垛,垛中有一方孔,供防衛、射箭之用”。

明萬歷年間,倭寇不再輕易進犯,沿海日趨平靜。萬歷七年(1579),廣東南海人楊瑞云出任鹽城知縣,他增開縣城南門,并建樓閣三間,方便了城南一帶居民的出行,為鹽城留下了“楊樓翠靄”的美景。楊瑞云在鹽城任職六年多,做出了許多值得讓后人銘記的業績,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主持修纂了鹽城歷史上第一部《鹽城縣志》,為我們留下了許多珍貴的歷史史料,讓我們在紛繁復雜的歷史長河中能夠理清脈絡經緯,找到自己的根。

清朝:鹽城城池未有太大變化

清朝鹽城城池與明朝相比沒有太大的變化,只是康熙七年(1668)鹽城發生了一場大地震,導致城樓、民居倒塌,死傷無數,時任縣令帶領民眾重新修建城樓、城墻,城池又恢復了原樣。康熙二十六年(1687),國子監博士孔尚任奉旨隨工部侍郎孫在豐視察江淮水系,他親自布置開挖龍岡鎮向東至鹽城的新官河(今蟒蛇河),并留下詩作《視岡門新河》。康熙三十三年(1694),時任知縣在城北新洋港建通惠橋,打通了新洋港兩岸的交通,促進了城北地區的發展。

到了光緒年間,維新思想和新科技開始影響鹽城。光緒二十二年(1896),為了減輕旱澇災害,重新修建天妃閘(今北閘大橋位置),調節上下游水位,保障了農業豐收。光緒三十四年(1908),南通大達輪船公司在鹽城西門外修建輪船碼頭,開通鹽邵(伯)班、鹽阜(寧)班和鹽益(林)班,加強了鹽城與外部世界的聯系和溝通。

民國:為抗擊日寇轟炸拆除城墻

到了民國時期,自由民主的新思想開始廣泛傳播,大城市新的生活方式也對鹽城產生影響。為了給縣城居民提供休閑運動場所,民國縣政府在北門新建了中山公園和公共體育場,城池開始向北擴展。民國二十三年(1934),城西南魚市口一帶已經是集市林立、貿易繁榮、人流密集、碼頭眾多的市中心,為了促進魚市口一帶的市場貿易和方便居民出行,民國縣政府又在老鹽城軍分區位置增開了新西門。

抗日戰爭爆發后,日軍將鹽城列為轟炸目標。1938426日,日軍飛機轟炸鹽城,鹽城西大街起火,大火燒了7天。26日下午,鹽城淪陷,日軍進城搶劫財物,屠殺平民,一座擁有13萬人口的千年古城淪為人間地獄。1939年,民國縣政府為便于在日機突襲時疏散人口,令各區公所征集民工,拆除縣城城墻,從此這座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千年古“瓢城”城墻,便在人們悲憤、無助的目光中漸漸消失了。1940年,八路軍、新四軍相繼來到鹽城,成立了鹽城縣抗日民主政府,帶領民眾抗日。1941年,中共中央軍委決定在鹽城重建新四軍軍部,任命陳毅為代軍長、劉少奇為政委,新四軍與日寇進行了頑強不屈的斗爭,直至1945年將日寇趕出中國。

如今站在鹽城中學北校區東側千年土城墻上,1800年前孫鐘取水的瓜井近在咫尺,韋徹的王宮和永寧寺高大的廟宇已不見蹤影,恍惚間聽到韓世忠、岳飛慷慨激昂的陳詞,又聽到張士誠部下與朱元璋大將徐達、常遇春激戰的炮火聲,歷史的風云變幻仿佛就在眼前,不禁令人感慨萬千!從南宋紹興年間鹽城開始修筑土城墻起,古老的城墻承載了太多的歷史記憶,因鹽而興的千年海鹽文化,也造就了鹽城人勤勞勇敢、不畏艱辛、百折不撓的性格特征,鹽城人民生生不息地生活在黃海之濱這片美麗富饒的土地上,經歷了滄海桑田、旱澇災害和戰爭洗禮,始終改變不了他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民族復興的夢想。如今的鹽城城市發展可謂日新月異,城市規模和面貌與老城廂相比,簡直是天壤之別,相信隨著鹽城高架高鐵的全面貫通,鹽城的明天一定會更加美好!(作者系库博足彩委員、亭湖區政協常委、亭湖區政協學習文史委副主任、民進亭湖區基層委員會主委)